热点聚焦

热点聚焦

谁来种地?时代之问这里有解

发布日期:2020-4-29 来源:《半月谈》

  随着农村人口大量涌入城市,“80后”不想种地,“90后”不懂种地,“00后”不问种地,是不得不面对的现实。谁来种地,怎么种好地,这是乡村振兴中急需破解的问题。在山西省临汾市翼城县,农民把土地托管出去,只等秋收时节,迎接收获,实现了小农户与现代农业的有机衔接。

  年轻人不会种地,也不想种地

  相比父辈留守农村勤勤恳恳地耕田种地,中卫乡浍史村35岁的李锁菊早就厌倦了“面朝黄土背朝天,弯腰曲背几千年”的活法。

  “外卖点餐连做饭、洗碗都省去了,谁还愿意去种地呢?”李锁菊说,种一亩麦子需要忙活四五个月,刨去成本纯收入三四百元,还不如在镇上饭店打工,一个星期就能赚这么多钱。

  李锁菊的丈夫李长军在内蒙古当包工头,见多识广唯独不会种地。和很多同龄人一样,他希望通过奋斗,融入精彩的城市。

  年轻的不想种地,年老体弱的种不了地。浍史村总共3400多人,常住人口1500多人,基本是老人、妇女和儿童这些“出不去的”。73岁的马天云前几年动了一次大手术,基本干不了重活。舍不得把4.2亩地荒了,勉强上地播种后,便不管不问,靠天吃饭。

  愿意种地、能种地、会种地的人越来越少了。“根本原因在于粮食种植效益低,与农民致富愿望不符。”翼城县农业农村局经营服务站站长张子峰说。

  足不出户下订单,请来“保姆”把地种

  眼下正是农民最忙的春耕时节,但李锁菊很悠闲。往手机里输入地理坐标,再微信支付140元,很快就有附近的农机操作手接单,赶到李锁菊的4亩农田里打药除草。

  这种类似“点外卖”的操作背后,是农业生产托管,农民只需要在手机App上下订单或电话预约,就会有职业农民上门干活,农活不再需要自己动手。

  农业生产托管既把农民从繁重的劳动中解放出来,又因为统一经营降低了种地成本。托管机构被农民称为“田保姆”,负责种子供应、耕地、播种、施肥、打药、收获、销售等全过程。卖粮后,从售粮收入中扣除托管费用,剩余归农户自己。

  “外出打工更安心了,再不用操心种地的事。”村民史学慧在新疆打工,家里2.8亩小麦地一度撂荒。农忙时也想回来种地,但2.8亩麦子的净收入最多1000元,还不够路费、误工费。托管后,种地成本更低,收益更高,到了收获季节,粮食就送到家门口,或者粮款直接进账。

  “从采购种子、化肥,到耕地、浇水,再到收获,我们全都代劳了。”翼城县县级农业社会化服务联合体新翔丰公司负责人李学峰说,县级农业社会化服务联合体、乡镇农业生产托管中心、村级农业生产托管服务站这“三级体系”共同构成托管机构,解决了“谁来种地”的问题。

   农民稳赚不赔,乡村振兴添动能

  “土地流转改变了农民的土地经营权,而托管只是劳务托管,土地经营权还在农民手里。”翼城县农业农村局局长张天柱说,托管后,土地种什么农民自己说了算。

  而且,托管不需要支付土地流转费,目的是解决青壮年劳动力不会种地的问题,确保国家粮食安全。通过社会化服务实现了资本、技术和管理等现代要素对传统农业的改造。

  为防止自然灾害或管理不善引起的减产或绝收,翼城县将引入农业受益险,保证农民收入。即使粮食绝收,农民也能收到每亩400元的保险兜底。投保费由村集体向保险公司支付,每亩地80元保费,政府筹资72元,农民只需缴纳8元保费,稳赚不赔。

  2019年,翼城县有21个行政村的1.3万名农民将8万亩土地做了托管,占全县土地的14%。翼城模式也被列为全国农业生产托管的20个典型案例之一。

  “今年我们将继续扩大土地托管面积,给广大农民当好‘田保姆’。靠科学种田保障国家粮食安全,也让外出务工的农民安心打工致富,为乡村振兴添动能。”翼城县委主要负责人说。(记者 赵阳)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来源:《半月谈》杂志